习近平“七一”讲话:这个“重要法宝”,愈加重要
学好普通话 “十四五”时期实施“童语同音”计划
李克强对第一届全国人力资源服务业发展大会作重要批示

站在剧本杀的风口 不是所有的猪都能起飞

发布时间:2021-05-28  来源:央视网-北京青年报  字体大小[ ]

  “剧本杀”起源于19世纪英国,2013年,一款名为《死穿白》的英文剧本传入中国,给“狼人杀”玩家带来全新体验。在中国,“狼人杀”玩家已达2亿人,但它角色固定无情节,“剧本杀”则故事更完整,沉浸感更强。2016年,电视栏目《明星大侦探》热播,内核与设定完全来自“剧本杀”,大大提升了“剧本杀”的热度。2018年,大量资金进入,实体店数量猛增,“剧本杀”成了风口。

  原标题:站在剧本杀的风口 不是所有的猪都能起飞

◎唐山

  “剧本杀”起源于19世纪英国,2013年,一款名为《死穿白》的英文剧本传入中国,给“狼人杀”玩家带来全新体验。在中国,“狼人杀”玩家已达2亿人,但它角色固定无情节,“剧本杀”则故事更完整,沉浸感更强。

  2016年,电视栏目《明星大侦探》热播,内核与设定完全来自“剧本杀”,大大提升了“剧本杀”的热度。2018年,大量资金进入,实体店数量猛增,“剧本杀”成了风口。

  “剧本杀”玩法和“狼人杀”近似:4—10人组团,挑选一个故事,在主持人(DM)引导下,每个玩家根据自己的角色剧本,演绎推理,找出“凶手”。

  “剧本杀”玩家多在15—35岁之间,个人玩家可以熟人组团,也可以让店家组团,结识陌生人。一局2小时左右,一般花费60—128元。

  “我们打算开店时,整个小区只有一家‘剧本杀’实体店。”天诺说。

  天诺是资深影视编剧,去年3月,一位导演找他合伙开“剧本杀”实体店,于是便有了“小澜友”,店址选在北京像素小区。

  因为疫情,二人决定先“等一等”,这一等不要紧,如今小区里已经有了5家实体店。

  太火了,实在太火了。

  今年4月,全国至少办了11场“剧本杀”剧本交易会,在刚刚结束的上海交易会上,竟有2000多家实体店主参与。

  作为专业演员,董导也是石家庄“桌上世界”实体店的店主。在他看来,如今“剧本杀”很像当年电视剧爆火的前夜——编剧们上展会,把自己的剧本挂在货架上,等候导演、制片人挑选。

  “如今,一个‘剧本杀’的本子卖个二三十万元,再正常不过了,有不少本子卖到了上百万元。”刚在上海参完会的董导说。

  基于“大火必崩”的常识,已有业内人士发出警告:“不出3个月,至少一半的实体店会倒闭,到今年11月,2/3的实体店要关门。”

  天诺刚打扫完最后一次卫生,“小澜友”这几天就能开张了。当记者提到业界的警告之声,天诺没太在意:“我们又不做短线,不挣快钱,只想搞创作,用这个店当个基地而已,崩盘不崩盘跟我们有啥关系?”

  只要干货,比写小说难

  上海的“剧本杀”剧本交易会开得风生水起,爱奇艺等大公司亦来参与,同城的小北却毫不知情。

  自去年辞职以来,他靠给几个公号撰稿维生。在招聘网站上,见一家公司招兼职“剧本杀”作者,小北立刻投了简历。小北当过记者,写过长篇小说,所以顺利接单。

  像大多数“剧本杀”新人作者一样,小北也是资深玩家。

  有几个月,小北沉迷于“剧本杀”,每次至少玩6小时。实在浪费不起时间,她只好给自己立个规矩:一周只玩一次。

  写“剧本杀”,因为小北觉得“容易”。此外,4万—5万字的买断费是3万—5万元,不算少。

  小北也没想到,几个月下来,仍没写完首稿。与小说不同,“剧本杀”只要干货——情节、人设,背景等“水一点儿”的内容一概剥除。

  就算写完首稿,后面还有漫长的修改,定本后,还要线下测试两三轮,根据市场反馈再改,方为O本。小北说:“一个本子用的时间太长了,现在只能不把它当活儿了。”

  麻烦的是,小北写的是情感本,就算完成,可能也卖不掉。

  生产队式“多人合写”成主流

  早期“剧本杀”只有硬核本,即以侦探为主,玩家现场破案,近似神探柯南,全靠逻辑取胜。从去年起,情感本开始升温,风头一度盖过硬核本。

  比较著名的情感本如《在人间》,从抗战一直延续到当下,讲述一家人在时代波澜中,不同成员的命运浮沉与情感纠缠。再如《拆迁》,一座旧楼中的居民面临拆迁,因意见不同,引发各种冲突。

  好的情感本能让玩家抱头痛哭,尤其受女玩家欢迎。

  一个月前,资深业内人士伏游开始唱衰:“情感本将烂大街。”当时他刚玩完《你好》,据说卖得不错,营销投了几十万元,伏游却不满意:“我玩了几次,始终不喜欢。情感本的问题是,情感套路就那么几个,影视剧可以代入,实体店怎么代入?绝大多数玩家打不开自己,根本体会不出‘相爱一生’是什么概念。”

  伏游的话音未落,情感本市场果然出现波动。

  除硬核本、情感本外,还有:

  机智本:就是玩家通过斗道具、才艺等,互相拉帮结派,近似棋牌游戏,又称阵营本,过去几个月来,它的市场影响越来越大,似乎正在超越情感本。

  欢乐本:以搞笑为主。比如《宿醉》,已出第二部,故事设定是主角醉后与黑帮飙车取胜,赢了对方的黑蝎子,然后去吃小龙虾,并认店主当干爹。主角吃完后离开,黑蝎子却落在小店中,等回去找时,店主回答说:“被你妈炸了。”玩家刚开始只能看到“被你妈炸了”,需反向推理,过程中笑料不断。

  演艺本:在故事框架下,玩家比拼才艺,或让店员表演。

  恐怖本:“剧本杀”与“密室逃脱”相结合,店员扮怪兽等,给玩家带来惊悚体验。

  “桌上世界”店主董导表示:“会写小说的人往往写不了‘剧本杀’,小说是一个视角,‘剧本杀’则是一个玩家视角,写作者要理解不同人的感受。”

  董导写过许多“剧本杀”剧本,在他看来,“剧本杀”剧本更像传统影视剧本中的人物小传,只有人物设定和故事大纲,结尾会有反转。

  其难度在:

  首先,逻辑严谨,甚至NPC(不出场人物)的行为逻辑都要设置得合情合理。

  其次,要有丰富的生活经验,能“精分”(精神分裂)出来多个人物,用他们的视角来看世界。

  “比如一个玩家的设定是小偷,在别人看来,他在做坏事,可他自己必须说服自己,偷是合乎道德的。由于许多男作者不了解女孩角色的心理,如今大发行商基本是找几个作者共同创作一个剧本,全靠自己写的情况比较少了。”董导说。

  好剧本在哪里

  在实体店迅速增长的推动下,好剧本已成稀缺资源。

  ALL STAR剧本杀公社创始人吴亿晨也刚参加完上海交易会,她说:“如今开一家新店,至少要先采购70—80个剧本,以后每月还要更新。”一般情况下,大店每月引进剧本的花费达上万元。

  吴亿晨去年开实体店,如今在北京已有两家店,正计划在杭州、长沙、上海开分店。

  实体店买剧本,主要通过三个渠道:一是去交易会;二是找发行商,或等发行商的业务员来电话;三是网上购买,线上有小黑探、我是谜、毛利侦探事务所等APP,此外淘宝上也有人在卖剧本。

  主要有三种形式。

  独家本:即一座城市只卖一家,一般价格能叫到5000元。

  城限本:即一座城市只卖4—6家,在此次上海交易会上,定价为1888—2388元。

  盒装本:随便卖,定价为500元。

  一个销量不算太好的本子,大概能卖200个城限本,总收入在40万上下,依据行规,作者一般能分30%。如果卖盒装本,好作品能卖到4000本左右,收入更高。对于成熟的作者来说,一个剧本的创作周期在1—3个月之间,收入已超影视行业中的普通编剧。

  相比传统剧本,“剧本杀”更有难度:只有行业内部的人才能写,否则不知道玩家怎么想,得不到他们的认可,如今很多剧本出自实体店主之手。此外,剧本字数更多,因为要给每个角色写不同的角色本,每个角色本都得1万多字,要写6—8个,再加上主持人的总本,以及线索卡等,差不多要10万字。

  在整个编剧行中,“剧本杀”编剧目前的存在感最低,这让老王的“逆袭神话”流传甚广。

  老王是笔名,曾在影视界中写剧本,似乎一直没找到资金拍摄,只好将自己的短篇小说《邪》改成“剧本杀”。2017年,《邪》在全球发行后,引起巨大反响,如今已覆盖国内全部一二线城市,美国、加拿大、新加坡、澳大利亚等也将其引入。后扩充为《入世三则》,如今已出到第四部。

  《入世三则》作为“剧本杀”里程碑式作品,引起影视业兴趣,即将拍成系列电影。这段被戏称为“曲线救国”的故事,正激励着无数投身“剧本杀”创作的新人。

  用“剧本杀”找女朋友?基本不可能

  成长过快,必有成长的烦恼。

  伏游认为,未来3个月很多实体店将倒闭:“经营实体店的多是25—26岁的年轻人,可经营一家实体店,靠的不是自己,而是社会关系,很多年轻人没认识到这一点。”

  一家实体店,月租至少2万元,买剧本、雇员工等,每月还要1万多,3个月下来,将近10万元。伏游说:“有多少25—26岁的年轻人有10万元呢?赔光了,也就撤摊了。”

  实体店面临两大考验。

  首先是缺乏高素质主持人。“剧本杀”要留客,全靠主持人的代入能力,目前主持人多是兼职的大学生,未经专业训练,表演上放不开。

  一般来说,合格的“剧本杀”主持人至少要有两年以上的行业经验积累。“桌上世界”店主董导会找演员朋友来培训,他说:“如今‘剧本杀’很像小剧场话剧,玩家来,就是来看主持人。”然而,一般实体店不愿培养主持人,在行业快速增长时代,好主持人很快会被别的店高薪挖走。

  其次是玩家素质参差不齐。“剧本杀”三分靠剧本、七分靠玩家演绎,赶上戏精玩家,同伴很容易融入故事情境,但也有很多玩家入局后,埋头推理,不与他人互动,还有的玩家说话不礼貌,引起玩伴不满。一位资深从业者说,有的玩家破解谜题后,直接退出游戏,且拒绝缴费,理由是:“交钱是为了玩好,我没玩好,凭什么掏钱?”

  《一年投资500万、招募专业编剧团队,我加入了“剧本杀”创业风口》作者程沙柳认为,实体店更大的隐患是,作为一种社交方式,无法保证其质量。程沙柳在一个情感本中,曾与女玩家扮演姐弟,当时双方情绪很投入,加了微信,可事后却不再联系。

  “生活圈子不一样,关注的话题不一样。想通过‘剧本杀’找女朋友,基本不可能。”程沙柳说。

  应对“剧本荒”,啥招都得使

  表面看,实体店的利润空间巨大。

  在北京,大店一局收费158元,中店128元,小店也能收到88元,6人玩一局,相当于一个盒装本的价格,玩两局,相当于一个城限本的价格。所以实体店愿意大量购入剧本,可问题是,好本子实在太少了。

  伏游说:“现在写‘剧本杀’的,大多是网文作者,反正他们过去写的东西也不值钱,只会东抄西抄,而且也只会抄网文,这样做出来的本子,怎能不烂上加烂?”

  一些剧本交易会上,有的作者既没本子也没大纲,只带嘴去现场“喷”,居然也能收到钱。去年在海南的一次展会上,一位作者竟“喷”到了3万—5万元意向金,然后人间蒸发。

  新店数量猛增,很多店主无行业经验,对剧本缺乏判断力,只能依靠发行商,发行商力推哪个本子,哪个本子就会受关注。

  伏游说:“这个行业才火了2—3年,发行商也都是新人,当发行商又没门槛,只要你注册一家公司,不需要什么判断力。结果是,一个剧本卖好了,发行商就成‘大发行商’了。‘大发行商’推什么,店主们就认什么。”

  发行商想做大,又没好本子,只好采取“盘外招”。

  比如大量投入宣传,在抖音、快手上“勾玩家”。再如发行商在展会上低价推城限本,城限本销量大,自然会引起店主关注,发行商再将剧本变成盒装本,扩大销量。已买城限本的店主招上门,发行商可以退钱,等于利用别人给自己做了一次免费广告。

  “为了向店主卖剧本,有些发行商的业务员啥都干。”伏游说。

  弗洛伊德案也被编入“剧本杀”

  “剧本杀”产业增速惊人,据36氪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剧本杀行业规模仅50亿元,2019年便达100亿元,整整翻了一倍。

  “小澜友”店主天诺说:“‘剧本杀’相当于影视行业的衍生行业,和当初主播业的发展路径完全一样,但比主播业更快。”

  然而,与主播业偏向大众不同,“剧本杀”更趋分众。“桌上世界”店主董导认为,从整体看,目前行业环境比较健康。

  一方面,盗版对行业尚未构成巨大冲击。一家实体店如被发现盗版,行业中所有发行商都会拒绝向他提供新剧本,而剧本是实体店的核心竞争力。此外,剧本、线索卡可以盗版,游戏中的音频、视频很难盗版。

  另一方面,正能量剧本越来越多。比如一个关注自闭症儿童的剧本,帮助玩家体验患儿眼中的世界,引导公众更多关注这一特殊群体。此外,一个欢乐本涉及了敬老话题,还有关注新冠疫情、汶川地震的剧本。

  董导说:“去年5月25日,黑人弗洛伊德因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而死,很快就有了相关内容的剧本。越来越多的现实题材正融入‘剧本杀’。”

  不过,随着“剧本杀”热度飙升,盗版亦呈上升势头。在网上,甚至有人将600多个盗版“剧本杀”剧本打包,廉价销售。据美团研究院商家调研数据显示,66.6%的受访商家认为“剧本杀”行业“缺乏政策支持,缺乏行业安全感”,77.8%的受访商家认为“政府应当多鼓励支持新兴产业”。

  “剧本杀”做的就是内容

  好几位受访者均认为:“剧本杀”目前的火爆状态难以持续,拐点可能出在今年11月。

  伏游认为:“出现拐点是好事,有些作者从事文字工作,却不尊重文字,他们早就该被清出局。我认识的一些‘剧本杀’作者,编出来的故事到处漏风。他们一天能写4万字,速度这么快,怎么可能保证质量?如今一百个本子,也就一两个能看。”

  然而,“剧本杀”从初期几个人围着桌子,靠“线索卡+单人剧本+脑补”进行游戏,如今已发展为全方位融入——布景更贴近主题,主持人更趋于专业化,剧本更贴合生活……事实证明,“剧本杀”具有自我驱动、自我净化的能力。随着竞争日趋激烈,市场正倒逼剧本质量提高。

  “桌上世界”店主董导回忆说,两三年前,一个好的“剧本杀”本子,参一次会,挣的钱就足够了,如今一般要参加多个展会才行。编剧的门槛正变得越来越高。

  吴亿晨表示,ALL STAR剧本杀公社目前的发展模式也是以剧本创作为核心。她说:“目前,我们签约的作者全是来自影视业的编剧,他们对戏剧性、戏剧架构的理解更深入。我们自己写本,不特别依赖于买本。‘剧本杀’是内容产业,如果只是看到它赚钱就进来,那可就悬了。”

  目前的困境是,成功的影视编剧收入已稳定在10万—20万元/集,无法接受“剧本杀”的价位。伏游说:“从影视界的角度看‘剧本杀’,编剧水平还比较低。”

  小北正在写新的长篇小说,她说:“反正不能专业当‘剧本杀’编剧,那可养不活自己。”

中国法律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