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第二十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在北京开始举行
总书记“公开课”|自觉做对党忠诚老实的模范践行者
李强签署国务院令 公布《国有企业管理人员处分条例》

三部门联合印发《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证据指引》

发布时间:2023-11-07  来源:高检网  字体大小[ ]

最高检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中国海警局执法部联合印发《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证据指引》

强化证据意识,依法严厉打击海上涉砂违法犯罪

  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中国海警局执法部(下称“三部门”)联合印发《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证据指引》(下称《指引》)。《指引》从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的基本原则、证据种类、取证要求和审查重点等方面作出具体规定,提出明确要求。

  《指引》明确,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应当遵循证据裁判、全面客观、依法规范、权利保障四项原则,并依法列明了公安机关、海警机构侦查取证和检察机关审查办案应当把握的基本遵循,进一步促使办案人员树立证据意识。

  海上涉砂刑事案件主要涉及非法采矿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两个罪名。《指引》从犯罪主体、犯罪主观方面、犯罪客体、犯罪客观方面、量刑情节等五方面分别规定了这两类海上涉砂刑事案件需要重点收集的证据,为审查办理该类案件指明方向。其中,对于犯罪主体,要甄别是否属于单位犯罪;对于犯罪主观方面,要查明行为人是否具有主观明知;对于犯罪客体,要查明行为人是否存在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情形;对于犯罪客观方面,要查明行为人的盗采经过、盗采价值等。

  《指引》还对“证明客观方面的证据”进行了细化,具体包括“证明盗采经过的客观证据”“证明盗采经过的言词证据”“证明盗采犯罪数额的证据”三个部分。为积极回应调研中有些地方提出的“盗采海砂案件中犯罪数额认定困难”这一问题,《指引》单独设置一节,对如何查清盗采犯罪数额作出详细规定。

  三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各级检察机关、公安机关、海警机构要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指示精神,依法严厉打击海上涉砂违法犯罪行为,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加强协作配合,形成打击合力,进一步规范、提升海上涉砂刑事案件的办理质效。


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证据指引

关于印发《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证据指引》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检察院、公安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公安局,中国海警局各分局、直属局,沿海省、自治区、直辖市海警局:

  为深入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指示精神,加强推进海洋法治建设,依法严厉打击海上涉砂违法犯罪行为,进一步规范涉砂类案件办理工作并提高办案质效,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中国海警局在深入调查研究、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共同制定了《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证据指引》。现印发给你们,请认真组织学习,结合实际参照适用。

  具体办案过程中,各级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和海警机构要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加强协作配合,形成打击合力。侦查机关侦办涉砂刑事案件时要加强串并、研判,注重深挖彻查,依法收集、固定、完善相关证据,依法提请批准逮捕、移送审查起诉,不断提升办案质量。检察机关对侦查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要全面客观审查事实和证据,依法作出决定。

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 公安部办公厅 中国海警局执法部

2023年10月23日

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证据指引

  为依法严厉打击海上涉砂违法犯罪活动,规范盗采海砂犯罪案件和相关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件办理工作,确保案件办案质效,根据有关法律规定,结合办理涉砂类案件执法、司法实践,现就海上涉砂类犯罪常见多发的非法采矿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案件证据问题,制定本指引。

  一、基本原则

  检察机关、侦查机关要坚持严格依法办案,强化证据意识和程序意识,严格落实证据裁判、程序公正等法律原则,统一执法司法标准,确保办案质量和办案效率相统一。

  (一)证据裁判原则

  要将证据作为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的基础,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认定犯罪的事实和情节都应当有相应证据证明,无证据证明的事实和情节不得认定。

  (二)全面客观原则

  要全面客观收集、提取、移送、审查与案件定罪量刑有关的证据材料,包括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罪、罪重的证据以及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的证据,不得选择性取证和选择性移送。

  (三)依法规范原则

  要合法、科学、规范地收集、固定、审查、运用证据,依法规范适用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手段收集证据,不得隐瞒证据和伪造证据。

  (四)权利保障原则

  要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依法享有的辩护权和其他诉讼权利,确保司法公正。

  二、证明犯罪客体方面的证据

  (一)非法采矿罪

  盗采海砂犯罪案件侵犯的客体为海砂开采的管理秩序、国家对海砂资源享有的所有权以及海洋生态环境等,应当重点收集以下证据:

  1.相关矿产资源主管机关出具的批准文件或情况说明,证明涉案主体是否具有采砂资格、海域使用权等;

  2.涉案企业营业执照、经营许可证以及相关工程施工批准文件、有关施工范围的设计方案等,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明知公司有无相关采砂资格、是否超过经营范围、是否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变相采砂;

  3.相关矿产资源主管部门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等,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行为被行政机关作出否定性认定。

  (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件侵犯的客体为正常的司法办案秩序,应当重点收集以下证据:

  1.涉案海砂情况,包含数量、价值、特征等;

  2.涉案海砂非法占有情况,包含占有的时间、地点以及来源、流向等。

  三、证明犯罪客观方面的证据

  (一)非法采矿罪

  盗采海砂犯罪案件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海砂开采海域使用权证和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且情节严重,应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客观上实施了盗采的行为,盗采的对象是非法开采的海砂以及盗采的价值达到“情节严重”的标准,应当重点收集以下证据:

  1.证明盗采经过的客观证据

  ①侦查机关海上查缉时需摄录查缉过程视频,并对视频内容进行相应说明;

  ②调取现场相关视频,包括船载监控录像、码头监控录像及周边的视频监控资料或无人机侦查拍摄的视频资料;

  ③侦查机关查缉时需全面搜查涉案船舶、犯罪嫌疑人的住所、车辆等相关场所,制作《搜查笔录》和查封、扣押清单;

  ④扣押航海日志、船上通讯导航设备等,证明涉案船舶航行中所处的位置、停留时长、航向、航速及机器运转、船上货物的装卸等情况;

  ⑤调取采(运)砂船进出港记录、船舶轨迹图及经纬度标识图,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行为轨迹及相关盗采、运输的区域等与案件管辖相关的证据;

  ⑥扣押电脑、U盘、网络存储器等可能存储犯罪证据的电子设备;

  ⑦扣押涉案船舶、船舶证件,船舶买卖、租赁合同等,并向船舶主管机关调取船舶登记情况、相关船舶证书等证明材料,特别是应对涉案船舶的犯罪性、关联性、功能性方面进行取证,为认定涉案财物是否属于作案工具提供依据;

  ⑧扣押涉案人员的手机,依法进行手机电子数据的提取、固定及电子数据恢复工作,调取其中能够证明相关犯罪事实的通话记录、短信记录、微信聊天记录等通讯信息;

  ⑨调取涉案人员的支付宝、微信、银行卡等资金账户的资金交易明细、海砂销售账本、账单等,证明盗采海砂的去处以及盗采价值等事实;

  ⑩扣押赃物海砂、扣押或冻结涉案人员的银行账户内涉案款项或相关现金等赃款,证明盗采海砂的价值及销赃获利情况;

  ⑪现场勘验、检查等笔录,包括但不限于涉案船舶勘验、检查笔录、案发地点勘验、检查笔录、涉案海砂提取或扣押笔录。相关笔录记录内容应当详实、人员签字齐全,其中涉案海砂提取或扣押笔录要针对每条船分别提取、扣押样本,禁止让船员帮忙取样,抽取样本现场封存编号、称重,并及时移送进行砂石性质鉴定。

  2.证明盗采经过的言词证据

  (1)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包括但不限于股东、船主、中介、业务员、船长、船上负责人员、其他担任一定职务的船员、上游出售海砂人员、下游知情购买海砂人员的供述与辩解,涉嫌单位犯罪的,还应包括单位主管人员的供述与辩解等。侦查机关在押解途中应当采取必要措施,防止犯罪嫌疑人串供,待到达执法办案场所后开展全面深入细致的调查取证工作。在讯问过程中,要注意讯问以下内容:

  ①问明犯罪嫌疑人主观故意情况,实施犯罪行为的主观心态以及对犯罪后果的认识程度,包括作案的动机、目的等主观情况;

  ②问明共同犯罪情况,包括共同犯罪嫌疑人(出资者、组织者、主要实施者)的基本情况、组织架构,“采、运、销”各个环节的连接和实施方式,各个环节共同犯罪的起意、预谋、分工、实施、分赃等情况,每个犯罪嫌疑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

  ③问明非法“采、运、销”海砂的详细经过,包括时间、地点、关系人、次数、采运砂量、现场环境、运输路线、起止时间、实施方式、使用工具等;

  ④问明所采海砂的销售渠道、获利情况、结算方式、资金账目往来数量、方式,赃款的流向;

  ⑤问明涉案船舶的特征、数量、来源、登记、实际权属和改装等情况;

  ⑥问明采矿许可证、开采海域使用权证等证件是否齐全,采矿证规定的开采时间、期限、地点、数量等情况;

  ⑦问明犯罪嫌疑人的采矿从业经历,对办理海域使用权证和采矿许可证等手续的知晓程度、参与涉砂违法犯罪活动和受行政处罚次数;

  ⑧问明是否存在知情人、关系人等证人;

  ⑨问明阻碍执法部门执行公务的情况;

  ⑩犯罪嫌疑人的其他供述或辩解。

  (2)证人证言,包括但不限于一般船员、下游不知情收购海砂人员、购买运输保管过程中的工作人员、财务人员、亲属、朋友等知情人员、举报人员、海上执法人员等证言。在询问过程中,要注意询问以下内容:

  ①问明“采、运、销”各个环节的作案动机、时间、地点、人物、实施方式、次数、数量的详细经过;

  ②问明何时、何地、何人实施“采、运、销”等环节犯罪的详细经过;

  ③问明船舶买卖、租赁的情况;

  ④问明犯罪嫌疑人逃避监管和处罚的情况;

  ⑤其他需要了解的情况。

  3.证明盗采犯罪数额和生态环境损害后果的证据

  对于涉案海砂价值,有销赃数额的,一般根据销赃数额认定;对于无销赃数额,销赃数额难以查证,或者根据销赃数额认定明显不合理的,根据海砂市场交易价格和数量认定,应当重点收集以下证据:

  ①对涉案砂石性质委托相关部门进行鉴定或认定,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盗采的系海砂及海砂的成分;

  ②侦查机关要及时查扣盗采的海砂实物,对查获的海砂进行称重,根据运输船只的吃水线或者其他有资质的第三方鉴定机构称重结果认定海砂的重量,称量过程需要同步录音录像并随案移送光盘;

  ③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微信、支付宝、银行卡交易明细、相关账本等客观证据进行梳理,全面查清以往盗采海砂的吨数和销售价值,相关成本不予扣除;

  ④对尚未销赃的海砂,委托当地政府相关部门所属价格认证机构进行海砂价格认定,或者委托省级以上人民政府自然资源、水行政、海洋等主管部门出具报告,并结合其他证据作出认定。认定时,以盗采行为终了时或者采挖期间当地海砂平均市场价格为基准;

  ⑤查证的海砂盗采重量和销赃数额或者价格认定结论要交由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相关证人确认;

  ⑥涉嫌犯罪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中,行政主管部门、检察机关可商请侦查机关依据《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管理规定》第十九条等规定,提供其在办理涉嫌破坏海砂资源犯罪案件时委托相关机构或者专家出具的鉴定意见、鉴定评估报告、专家意见等,并承担相关费用。

  (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件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实施了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等掩饰、隐瞒行为,应当重点收集以下证据:

  1.证明上游犯罪事实成立的证据

  2.证明窝藏、转移、收购、代为销售或以其他方法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证据

  ①上游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本罪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以及相关证人证言,证明犯罪所得的来源、种类、特征、数量等;

  ②微信、支付宝、银行卡交易明细、现金、买卖合同等,证明上、下游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非法交易海砂资金往来的金额、数量等情况;

  ③对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辩解与上游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存在合法经济往来的,应重点审查双方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借款收据等经济往来的基础,以及相关资金交易记录是否具有明确的指向性和连续性;

  ④发现赃款、赃物等犯罪所得现场的勘验、检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起赃、收缴、返赃、退赃笔录等。

  四、证明犯罪主观方面的证据

  (一)非法采矿罪

  在盗采海砂犯罪案件中认定犯罪主体的主观故意时,原则上只要求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自己未取得海砂开采海域使用权证和采矿许可证等相关许可,或者未办理涉海建设项目产生剩余海砂销售有关手续。

  事先与采砂者约定运输、过驳、收购海砂,属于事前共谋,构成非法采矿罪的共犯,还需查明共谋的情况。

  虽未与采砂者事前共谋,但明知采砂行为正在进行,仍实施过驳和运输行为的,亦属于非法采矿的共犯。

  证明非法采矿罪的主观故意,应当重点收集以下证据:

  1.全案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讯问其职业经历、专业背景、培训经历等背景资料,以及组织者是否要求在被侦查机关或者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查获时统一对外口径、不作如实供述的情形;

  2.相关证人证言以及执法人员出具的关于犯罪嫌疑人是否存在逃避检查的情况说明;

  3.船舶轨迹、航海日志,审查涉案船舶航行情况,是否存在关闭、毁弃船舶自动识别系统或者船舶上有多套船舶自动识别系统;

  4.海事局出具的船只进出港口报港记录,审查其是否存在进出港未申报或进行虚假申报;

  5.船舶有关证件材料,审查船舶系内河船舶还是海上船舶;

  6.船舶的过往运输业务记录及处罚记录,证明过往是否有运输海砂的行为;

  7.审查海砂交易价格是否异常,相关劳动报酬是否异常高于同工种正常劳动报酬;

  8.无法提供相关许可证、拍卖手续、合同等文件资料;

  9.与涉案行为有关联性的前科劣迹证据,如行政处罚决定书、刑事判决书等;

  10.微信等网络软件聊天记录等电子数据。

  (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对于事前无共谋或者采砂行为已经结束后实施运输、过驳、收购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需证明其明知系非法采挖的海砂,应当重点收集以下证据:

  1.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和辩解,重点讯问其对涉案砂石来源的明知情况,包括但不限于“看到吸砂船吸砂后直接装载”“他人告知系海砂”“与他人讨论系海砂”等供述;

  2.相关证人证言,重点询问其对涉案砂石来源的明知情况,包括但不限于“看到吸砂船吸砂后直接装载”“他人告知系海砂”“与他人讨论系海砂”等证言;

  3.微信、支付宝、银行交易明细等账目;

  4.虚假购销合同等证明文件;

  5.执法人员出具的关于犯罪嫌疑人是否存在逃避检查的情况说明。

  6.与涉案行为有关联性的前科劣迹证据,如行政处罚决定书、刑事判决书等;

  7.微信等网络软件聊天记录等电子数据。

  五、证明犯罪主体方面的证据

  盗采海砂犯罪案件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件的主体均为一般主体,包括已满16周岁,且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和单位。准确区分单位犯罪和自然人犯罪,应当重点收集以下证据:

  (一)对于自然人主体

  1.户籍所在地公安机关出具的户籍证明材料,应附免冠照片以及同户家庭成员情况并加盖户籍专用章,未附照片的,应当收集犯罪嫌疑人亲属或者其他知情人员辨认犯罪嫌疑人或者其照片的笔录;

  2.户口簿、居民身份证、居住证、工作证、护照等。

  (二)对于单位主体

  重点审查单位是否为了实施犯罪而设立,单位设立后是否以实施非法采砂为主要业务,犯罪所得是否进入单位所有、控制的账户,实施犯罪是单位意志还是个人意志。

  1.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工商注册登记证明;

  2.证明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性质的相应法律文件,机关、团体法人代码;

  3.单位财务账目、银行账号证明、年检情况、审计或清理证明等,证明单位管理及资产收益、流向、处分等情况;

  4.单位内部组织的有关合同、章程、协议书等证明单位的组织形式、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人员等情况;

  5.单位相关会议记录、会议纪要等材料,证明是否能够体现单位意志;

  6.单位已经被撤销的,应有其主管单位出具的证明或工商注销登记资料;

  7.单位的主管人员、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供述或证言,重点问明单位基本情况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个人任职、职责等情况,查明犯罪活动是否经单位决策实施。

  六、证明量刑情节方面的证据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具有法定从重、从轻、减轻或酌定从重、从轻的相关情节,应当重点收集以下证据:

  1.发破案经过证据

  ①以上游犯罪嫌疑人供述为线索的,应收集、审查上游犯罪嫌疑人供述、同案犯供述、证人证言、受案登记表等;

  ②因形迹可疑被盘查或者自动投案的,应收集、审查犯罪嫌疑人供述、受案登记表、盘查或接受投案人员的证言等;

  ③侦查机关工作中发现并立案的,应收集、审查侦查机关相关工作汇报、总结材料、受案登记表等;

  ④行政机关移送的,应收集、审查案件受理、登记、审批、移送手续等。

  2.地位和作用的证据

  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分赃、获利情况等。

  3.认罪认罚的证据

  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辩解、退赃退赔证明等。

  4.前科劣迹证据

  刑事判决书、刑事裁定书、刑满释放证明、不起诉决定书等。

  5.犯罪嫌疑人检举揭发材料等。


全链条打击盗采海砂犯罪

——从《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证据指引》的印发看如何更好守护“海洋蓝”

  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公安部办公厅、中国海警局执法部联合印发《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证据指引》(下称《指引》)。为何出台这份文件?将对相关执法司法活动产生哪些影响?近年来打击盗采海砂违法犯罪有哪些行动和成效?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盗采海砂发案量大,危害更不容小觑

  随着城市建设的加速发展,市场对砂石类建筑材料的需求愈发旺盛,海砂价格也水涨船高,出现了不少盗采海砂的违法犯罪现象。

  近年来,检察机关和有关部门联合开展打击涉砂违法犯罪活动,但巨大的利益驱动导致盗采海砂犯罪仍然屡禁不止。据统计,2018年至2022年,沿海11省市检察机关对盗采海砂犯罪案件提起公诉689件1878人。其中,2022年提起公诉197件488人,件数和人数比2018年分别上升了258%和190%。

  依法严厉打击盗采海砂犯罪,具有怎样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据了解,海上涉砂类案件占海警机构办案总量的20%以上,是海上违法犯罪案件的主要类型之一。盗采采砂会对开采区的海洋水文动力、海水水质、海底底质、生物底栖环境造成破坏。特别是在海湾等沿岸近海非法开采海砂,会严重改变原始海床结构,引发海岸侵蚀、海水倒灌等生态灾害。

  除了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盗采的海砂流入建筑市场,也会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海砂含有一定量的氯盐,容易导致混凝土结构中的钢筋锈蚀,进而降低混凝土结构的耐久性和承载力,因此,如果将海砂直接用于建筑行业,安全隐患不容小觑。”全国人大代表、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副所长印萍告诉记者。

  那么,盗采的海砂容易流入建筑市场吗?印萍代表介绍,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安部等部门印发的《关于加强海砂开采运输销售使用管理工作的通知》,住建部门负责对预拌混凝土及用砂质量进行抽查,只要氯离子不超过国家规定的0.03%即可;市场监管部门负责对砂场的管理,只要砂场具有相关资质、在许可范围内经营即可。由此,海砂极易流入建筑市场。

  也就是说,目前对于混凝土中使用的海砂氯离子含量的检测,尚无强制性规定,对于洗砂设备也无强制标准。若监管未到位,存在的建筑安全问题很可能会发生,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印萍代表建议,对于含海砂混凝土的制作、加工及监测等环节,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

  准确把握证据,精准定罪量刑

  记者仔细研读后发现,《指引》通过细致列举条目化的证据清单,进一步明确了审查海上涉砂刑事案件的工作重点和方向等,有利于依法严厉打击盗采海砂犯罪。

  制定《指引》的初衷是什么?最高检第一检察厅有关负责人表示,司法实践中,由于盗采海砂船只流动性强,采砂团伙不断变换交易模式,尤其是在被执法司法人员发现后,行为人往往会迅速销毁证据,可能会导致定案的客观证据缺乏,证据链条较为薄弱。因此,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往往存在调查取证困难等问题,不利于实现全链条打击盗采海砂犯罪。

  为何《指引》分别对非法采矿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两个罪名的取证作出具体规范?据介绍,除个别案件外,被查获的海上涉砂刑事案件,多以非法采矿罪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定性。而对于这两个罪名如何适用,司法实践中存在不同认识。考虑到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以上游非法采矿罪的犯罪事实成立为前提,两罪在证据内容上存在较大重合,《指引》对两个罪名的取证要点均作了重点提示。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6月,最高检和中国海警局联合发布了5件办理海上非法采砂相关犯罪典型案例。其中,4件为非法采矿案,1件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从涉及的法律问题来看,主要包括事前通谋共同犯罪的认定、涉案海砂价格的认定、受雇人员的法律责任、替代性修复责任的承担方式等。案例的发布,对于指导办案机关依法准确办理海上涉砂刑事案件同样具有重要意义。

  联合打击犯罪,不断走向“深水区”

  党中央高度重视海洋生态文明建设和海洋生态环境保护,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关爱海洋”。基于此,《指引》的制定,被认为是依法打击整治盗采海砂违法犯罪活动的又一积极举措。近年来,最高检与多个部门联合,多措并举,依法打击涉海砂违法犯罪活动。

  2022年7月、2023年2月,最高法、最高检、中国海警局联合先后在福建、广东、海南、浙江四省召开座谈会,共同研究探讨办案中的疑难问题,对依法打击涉海砂违法犯罪、统一法律适用标准达成共识。

  今年5月20日起,最高检、公安部、中国海警局联合部署沿海各级检察机关、公安机关和海警机构开展为期6个月的打击整治盗采海砂违法犯罪专项行动。

  6月8日,国际海洋日,在“法治护航 助力海洋强国建设”新闻发布会上,最高法、最高检、中国海警局联合发布《依法打击涉海砂违法犯罪座谈会纪要》(下称《纪要》),重点围绕罪名适用、主观故意认定、下游行为的处理、劳务人员的责任认定等作出细化规定。

  针对实践中涉海砂犯罪由“采运销”一体化向采运分离、“采运销”专业化演变等新情况,《纪要》明确,对于过驳和运输海砂的船主或者船长明显违背航海常规操作或者存在显著异常行为,且不能作出合理解释的情形,可以认定其具有犯罪故意。

  根据2018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海警机构对海上发生的刑事案件行使侦查权。最高检与中国海警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健全完善侦查监督与协作配合机制的指导意见》。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检察机关在各级海警机构设置履行侦查监督与协作配合职能的办公室有190余个,已经覆盖全部沿海省份,海上刑事案件办理质效得到有效提升。

中国法制新闻网摘编亓淦玉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音/视频文章内容转载于网络(本网原创文章除外),其版权均属于原作者或归属权利人。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转发推广仅供学习参考之用,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仅供交流学习了解法律、法规、政策,如无意侵犯到贵公司或个人的知识产权,部分文章转发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来源标注错误或无意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本网制作采编部QQ号: 3555333776,微信号:GAN160003,请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或更正。电话:010-89525216。本网投稿邮箱:3555333776@QQ.COM。通讯地址:北京市通州区通胡大街78号(京贸中心)二层15号。本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为尊重和维护原创权利,请转载时务必注明原创作者、来源:XXXXX网站。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